loveless70257

主投高威,会随机掉落糖、刀子or车~咸鱼一条,圈地自萌。_(:з」∠)_神威中心,杂食党。

冲神威沙雕段子

冲田和神乐是同学,总悟有点喜欢神乐,但是平时总是吵吵闹闹的冤家模式。

结果,某一天,在冬天的浴室。总悟看到了一个披着橘粉色长发的身影往男浴室里走。因为一个寒假没见到神乐,总悟一秒激动,结果看‘神乐’朝男浴室走,立马上去拽住了对方。

“china妹,你走错浴室了吧?难道你想看裸体的男人么?”

‘神乐’回头,穿着男式浴衣,半露着平坦的胸肌。有点不耐烦的问,“你谁啊?”

总悟一秒傻眼,犹疑的问,“呃,china妹,你胸……有这么平的?”

然后就被威威揍了。

#虽然神乐没出场,打个冲神威的tag应该没事吧?#

我居然也有被微博和谐的一天,该感谢微博承认我的车技么?_(´ཀ`」 ∠)__

社会的高威冲

总督生日快乐~
有拉灯的威冲和不拉灯的主场高威,请小伙伴小心避雷。

正文放评论链接了。

远目,为啥我家的兔兔总是在卖萌呢?大概在我心里,不管兔兔干啥,都觉得在biubiu发射萌系光波吧~(*/ω\*)

银冲高威短梗

大概是银冲高威。威冲两只都是血族,冲田是被神威初拥的。想看两个无法无天的小坏蛋~

总悟吸完血舔了舔唇,随口抱怨了一下,“旦那,你的血也太甜了吧?”

银时咸鱼躺,懒洋洋的回道:“没办法,糖尿病嘛。总一郎你有的吃就不错了,别挑了,小祖宗~”


神威吸了一口血,随即砸了下舌,“晋助,少抽点烟嘛~血的味道都要变苦了。”

高杉吸了口烟亲了下去。

神威被呛的眼泪汪汪的,“晋助真过分~明明知道我不喜欢烟味。”

高杉笑了笑,“你总会习惯的。”


#咕咕咕了一个多月,发个短梗证明我还活着。_(:з」∠)_#

#天好热,热得不想码字了。_(:з」∠)_#

#可能还会随机掉落点相关内容,随缘吧。_(:з」∠)_#

啊,还找到了黄昏篇。图书馆真是太给力啦!!!!!虽然这一本我看过了~

临也先生赛高啊啊啊啊啊!!!!!

对所有带汽的饮料的处理方式都是一样的。先冷藏,开启前禁止摇晃。
不然就会……喷你一手。😂
俏雅家新出的青梅起泡酒,喝起来味道和14度的梅酒味道差不多哎,就是酒精度没那么高,才4度。

夏天到了,又到了写清凉小故事的好时机~╮(╯▽╰)╭

不可言之梦

大概是个威冲威

视线里尽是黑白两色,只有水中那抹红色格外刺眼。

那人大概漂在河里,一贯绑的结实的麻花辫散了开来,散开的朱色发丝仿佛盛开在三途川中的红莲,艳丽到令人感到不详的地步。

冲田只觉得舌尖发苦,就算曾经有意无意的说过多少次让那人去死,但是自己也是真的…………

冲田有点颤抖的伸出了手,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惊醒,睁开了双眼。

丝丝缕缕的夏季熏香飘散在空气中,略微有些呛人的气味此时却令人安心不已。

那人就在身边,有点无辜的看过来,正把刚刚行凶的手藏到身后,“呀~醒了?”

冲田摸了摸自己的脸,绝对已经肿起来了。

如果还能感觉到痛的话,大概就不是梦吧?

冲田把脸埋在手心,沉默不语。

大概是自己反常的表现让那人略微不自在起来,被强势的掰开了手,凑上来的漂亮脸庞认真的看了看自己的脸,略带歉意的小声嘟哝着,“我已经很轻了。谁让总悟不老实睡觉踢到我了,只是不小心条件反射了一下嘛。”

轻轻触碰脸颊的手指很温暖,感受到了有些略微刺痛的感觉。

所以,不是梦吧?

“神威,你,不会……对吧?”

“嗯?什么?没听清。”

冲田嘴唇微动,梦里的情景还在头脑中徘徊。他头一次感到了某个字是如此沉重,沉重到他说不出口的程度。

“怎么,做噩梦了?”那人笑意盈盈的抱了上来,轻轻拍打着后背的姿势简直温柔的像是哄孩子,“呦西呦西~”

那人的怀抱温暖又踏实,冲田闭上眼睛,回抱住那人,手下的身体瘦削又坚实。

这一刻,你是真实存在的,对吧?

“…………梦都是反的,对吧?像你这种恶徒怎么也该祸害遗千年吧?”

“总悟,你又睡觉睡迷糊了?唔,就算不相信我的人品,也该相信我的实力嘛~”

总悟安下心来,此时在后背安抚的手不安分的滑进了衣领,想也知道某人又想要做点什么。总悟没有抗拒,主动送上了嘴唇。在月色下两人纠缠在一起,倒回了床铺。

月光无情,在床上激烈纠缠的两人,本该在地上留下影子,但是地上却什么都没有映现出来。

死者はだれだ?